Blumen und Wasser

您好我许郁辞。
一个语c和写文圈的丑旧。
叶蓝/张安/喻魏/涉北/
以上cp不拆不逆。
老年人正处于复健期,文笔不周多见谅。
企鹅2411922668欢迎扩列。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一个つむぎ和英智p。
钟爱冷cp。
各种粮严重不足。
微博@许郁辞_老年人复建期

贵安。

我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xbhdcvdheivchisvbxhxjfdxvjdvizhwbshuxd

奶一口积五青叶

开花前是二年级的领带啊不会又来追忆吧........

感觉自己能爆言3000字

sbzjdevxgeudgvxd

纺p很兴奋

节分零复刻1180w喏

真吓人真吓人

国服这期估计又要炸了

坐看神仙打架

嘻嘻嘻嘻嘻嘻

高兴的语无伦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可爱呜呜呜呜呜

光速去世

我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到打鸣

川崎なつ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绯血: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报纸太有意思了!我笑了半天,结果被我妹说我是神经病犯了。不过我TM的最后两张加载不出来,呜呜呜呜。。

喬治兒:

【CWT45無料公開】組織日報

夾帶一張廣告~

圖文協同作者:緒方臣

sususususussuzu酱!!

你的手呢!!!

突然尖叫。

wdm我手机掉海里了......

老子的存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等明天回去再找租房子的那个修手机的看看吧吧。

啥玩意儿------还要换配件?????!!!!

我执事咖啡复刻还没打完eg粉卷还没搬空呢?????

老子之前找了好久用来当底牌的照片也没了????

我坐在火车上只能睡觉了吗???

噢凑。

对不起各位点文得再等几天了,cry。

气到嗝屁。

纪念一下突然掉卡。

这期event只准备攒钻不准备拿卡的,结果突然给我掉了张裕太,异常惊喜。

啊估计是网不好就没提醒掉卡分享啥的,我也直接给点掉了(喂

之后才发现,噫噫噫噫噫掉卡了?

连续掉了两期的卡非常开心。

丑旧的30fo点文。

您安我许郁辞。
来开个30fo的点文er,评论按照顺序排序,点数我随机roll。

cp如下吧。

全职

叶蓝,张安,喻魏。

es

泉岚涉北优先,其他自便。



脑子不好所以希望各位自带梗。

笔芯。


嘛现在处于老年人的复建期所以文笔不周多见谅。
mua。


14日十二点截止。

占tag歉。

【涉北】情窦初开。


深夜唠嗑系列。

在火车上产的粮,头疼的要炸掉,大概是已经在胡言乱语了。
自割的腿肉难吃的要命。




阅读预警:

cp为涉北,其他副cp没有,学生会友情露脸。
对人物性格理解不是很透彻,极大可能会ooc,见谅。
人物属于晶爹,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不喜您赶快退出去吧您。


以上。







……花……?

冰鹰北斗愣愣的看着一片雪白的花瓣不知道从那里掉出,落在他的指间,再悠悠然飘落到地上。接着,嗓子眼儿铺天盖的的瘙痒让他住不住的咳嗽了起来。

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出来了。

他捂住嘴,弯下腰,一声接一声的咳嗽起来。左手握成空拳捶了捶自己的胸口,却没有起到任何的止咳的效果。

幸好现在走廊没有人啊,冰鹰北斗忙里偷闲的分心。这么狼狈的样子让人看去得被嘲笑了。

等到嗓子的不再感到异样,他摊开手掌,看清了手心里的物件,是一朵乳白色的花朵。博学的班长大人自己搜索了自己的大脑知识库,才辨认出这是油桐开的花。

他环顾着四周,神色是少有的呆滞。

油桐的花期是在四月到七月,可现在是三月啊……?再说学校附近没种植油桐啊……。

这花真是从自己的嘴里掉出来的啊?这就很惊悚了吧。

来不及多想,冰鹰北斗匆忙把花装进口袋,拿着live申请的资料和策划书向学生会室走去。

他打开门,很意外的看着天祥院英智坐在会长的座位上,而演剧部的部长,日日树涉则站在他旁边拿着茶壶泡茶,还不时的用语言惹怒一下副会长。坐在正中央的人发现了站在门口的他,温柔的笑了笑。

“呀,北斗竟然会来,真是稀客呢。”

“啊………嗯,天祥院前辈,日日树部长。”

冰鹰北斗愣了愣神,回忆起自己来到学生会室的目的,将文件袋递给学生会长,转身准备离开。

说实话,他对天祥院英智并没有过多的好感。

“呵呵,北斗不留下来喝杯茶吗?”

“不了,谢谢前辈。”

“amazing☆北斗君今天还是这么冷漠呢!”

“不用说这些有的没的——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那种感觉又来了。

冰鹰北斗痛苦的蹲下身,捂住嘴,拼命的咳了起来,用力的好似要死过去一样。他的脸因为缺氧而涨的通红,生理性泪水不自觉的积满眼眶再低落到学生会室的地毯上,染上一小片深色,嗓子呵呵的空往外出着气。在模糊的意识中一双手扶上了他的背,轻拍着帮他顺气。

又有东西从嘴巴里掉在了冰鹰北斗的手心里。

“北斗君?北斗君?生病了吗?哦呀……这可不有趣啊。”

“喂冰鹰,没事吧。”

冰鹰北斗勉勉强强的站起身来,迅速的握紧手心的东西藏到身后,却重心不稳一个踉跄,身旁的日日树涉手急眼快的扶住他,才避免了北斗狼狈不堪的在学生会室里与红地毯进行亲密接触。

“看来北斗君需要去一下保健室呢。涉,可以请你陪北斗君去找一下佐贺美老师吗?”

“当然可以♪皇帝陛下。”

日日树涉保持着亲密的姿势,一手揽着冰鹰北斗的腰肢,半馋半扶的带着人走出学生会室。




“冰鹰君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噢,咳嗽的话,大概刚才呛着了吧。”

“谢谢。”

从佐贺美老师那里得到了基础的检查结果,也不得不相信这就是问题所在。

冰鹰北斗坐在保健室的床上暂时修养,手心里的东西已经在路上私自的处理掉了。

所以说,自己为什么会吐出花呢……?

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查找了这个问题,看见回答后又是一怔。

花吐症。

病源是基于对另一方的爱,暗恋者会从嘴巴里吐出花来,解药是得到被暗恋者的一个吻。如果不能治愈,则会在七天后死去。

七天。

去你妈的花吐症。

冰鹰北斗很难得的在心里爆了个粗,继而又沉浸在了深深的无奈中。他知道他暗恋的人是谁。

演剧部的部长,日日树涉。

为什么我的初恋是喜欢上一个变态呢……。

冰鹰北斗把脸埋进臂弯里,深深的叹了口气。

烦死了。

按照正常的计划他会把这段不太光彩的感情深深的藏进心的最深处,这样就不会让任何人发现,这样就不会让任何人困扰。

他不愿意让日日树涉知道这件事,即使是被誉为魔术师的他面对一个男人的喜欢也一定会非常困扰的吧。

但是现在冰鹰北斗却不得不把这份感情再重新翻找出来,明晃晃的正视着自己的心意。从嗓子眼儿吐出的花朵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一般让他喘不过气来,一遍遍的提醒他这个事实。

他不知道自己告白成功的几率有多少,也许只有百分之几或者更少。

那家伙看着对每个人都非常热情,天天叫着“是你的日日树涉”,其实真正放在心上的只有那个皇帝和他的戏剧吧。

如果失败了,就连一直都小心维持着的前后辈关系都会瞬间崩塌,会被日日树涉讨厌,直到花吐症带走自己的生命为止。

“北斗君———我给你带了点吃的噢!”

那个人又回来了,看他心不在焉的盯着保健室雪白的墙壁发呆有些担心的在他眼前晃了晃。

可恶啊,不要对着我笑啊。我会更加放不了手的……

“我没事。”

冰鹰北斗强撑着精气神像往常一样对待部长。

在DDD上被学生会长动摇的如此程度都没有放弃的他,选择了在这件事情上做一个逃兵。

这件事,还是先放着吧。


冰鹰北斗清晰的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差的几乎可以和学生会长媲美,甚至更胜一筹。平时不怎么生病的他这几天又是头疼发热又是呕吐,吐出的花也从一开始的普通花朵到现在带着血液的花朵,他甚至都分不清楚那花是不是油桐。花吐症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生活。



遭罪了,早知道会这么难受我就不来演剧部参加活动了。

冰鹰北斗坐在演剧部的沙发上盯着面前的剧本,一点都看不下去。一阵一阵的头疼和眩晕拼命的搅乱他的思绪, 演剧部里部长追着最小的部员的独特风景所带来的嘈杂声让他的脑子濒临爆炸的边缘。

“变态假面,咳咳,别欺负友也了,咳咳咳……”

出口的声音非常的轻,也异常的沙哑,像是老旧的自行车摩擦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一样。被点到名了两人停下了动作,一齐看着他。最小的后辈带着关切的开口。

“那个,北斗前辈,你要不要去保健室休息一会啊,你好像不是很舒服的样子……”

虽然休息也没有什么用处,但还是先离开吧。冰鹰北斗点了点头,站起来,猛然的一阵眩晕涌上大脑,视网膜上花了一大片,身型像是被狂风摧残过的树叶一样不停的摇晃,最后向后倒去。

记忆的最后是后辈焦急扑过来的神色和部长少见的急躁。

“北斗前辈!”

“北斗君?!”

四周陷入黑暗。记忆中止。



冰鹰北斗睁开眼,入目的是保健室雪白的天花板,他茫然的眨了眨眼坐起来,宝蓝色的眸子中带着睡醒一觉后的呆滞。

“北斗君终于醒了啊。”

“啊……嗯……是的日日树部长。”声音依然非常沙哑,甚至吐出每一个字嗓子都会像是几天没喝水一般的带来疼痛。

那人搬了凳子坐在他的床边, 脸上了没有往常的笑意,吐出的话语带着些许的责备。

“高烧噢,39度。拼命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北斗君。”

佐贺美老师把一版药丸放在床头,还贴心的倒了一杯水就离开了。

“北斗君加入演剧部这么长时间都不怎么生病的呢,最近身体甚至比英智还要虚弱啊,发生什么了吗?我可以帮你解决噢♪”

怎么办,要告诉他吗。

冰鹰北斗下意识攥紧了手边的床单,身旁的人不露声色的看着他抓住床单,更加坚信一定发生了一点事。

我想帮帮他,即使是作为前辈而不是爱人也不忍心让他这么难受。日日树涉想。

“我没事,咳咳咳咳咳———”

冰鹰北斗再一次拼命的咳嗽起来,日日树涉拍拍他的背帮他顺气,余光明显的看见冰鹰北斗的手心里落下了什么东西。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北斗君——你手里的东西能给我看看吗?”

“不行……!”

不出意外的得到了拒绝的回应,日日树涉并不准备就此罢休,他强硬的拽过后辈的手臂,动用武力来达到目的。

这人力气怎么这么大。这是冰鹰北斗的第一个冒出的念头。

糟了要被发现了!这是冰鹰北斗冒出的第二个念头。

被掰开的手心里并不是什么毒药之类的东西,只有一朵血染的油桐花,那双紫色的瞳孔瞬间放大,因为日日树涉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花吐症。

心底止不住的酸涩像泉水一样咕咚咕咚的涌上心头,嫉妒的泡泡噼里啪啦的炸开,他的心像是被一只细长的手攥住再用力的捏了捏,不然为什么会心痛呢。

他在疯狂的嫉妒着被冰鹰北斗喜欢上的那个人。

日日树涉不动声色的深吸几口气,平复自己的情绪试图强行的无视心上的不快。

“amazing……竟然有人让冰冷的北斗君萌生了强烈的爱意!北斗君就是因此而感到困扰和烦恼的吧,让小丑来帮助你吧☆”

他仍然正视着冰鹰北斗,脸上挂着没有瑕疵的日常笑容,日日树涉突然觉得脸上夸张的微笑让他自己都感到有些恶心,他逃似的飞快迈步向保健室的出口走去。

“那个……日日树部长……”

告诉他吧。

“我………”

告诉他吧。

“我喜欢你。”

我想让你知道,就算会被你讨厌,就算会让你觉得恶心,我也想让你永远记住有一个后辈无可救药的喜欢过你。

对不起啊,这是我的一份自私,如果让你感到厌恶,我不久之后就会离开的。

冰鹰北斗看见门口的人猛然转过身来,那汪紫色的海洋中波涛汹涌。他的心咕咚一声沉到了最底,觉得最坏的情况已经发生了。

“我那个,我喜欢你,我就是那个,我…………”

说出口的语言已经一团乱麻,几乎濒临胡言乱语的边界线,温热的眼泪顺着脸颊滑下,对着一声声微不可闻的闷响打在棉被上,留下一片潮湿。自己太差劲了吧,怎么没志气的哭了呢。

大概是由于生病时候的脆弱和即将面临死亡的悲伤,无法抑制的情感化为泪水喷涌而出,冰鹰北斗咬住下唇,不停的擦拭着自己的眼睛,把呜咽的声音全部吞进嗓子眼儿,直到把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努力恢复原来那个冷静的自己。他低下头,闭上眼睛。

来吧,就算是被骂冷嘲热讽都不要紧了。

“抱歉,如果对你造成了困扰,我——”

有双手伸了过来,捧起他的下巴,后面的话语被另一双嘴唇堵住了,冰鹰北斗愣了半晌才意识到是他的暗恋对象在吻他,眼泪的咸味荡漾在口腔中,被不停交换的唾液给冲淡,直到完全感觉不到。

冰鹰北斗一直呆愣着,直到日日树涉离开他的嘴唇,直到日日树涉亲吻他的额头,他才傻掉一般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脸腾的红了起来。

这个反应可爱过头了吧。日日树涉盯着他的眼睛。

我好幸福噢。他想。

“你这家伙……”

“huhuhu♪北斗君能喜欢上我真的让我非常高兴呢,噢请不要说出我在耍你之类的话,即使是我也会很难过的”那双充满笑意的眸子看不见任何难过的情感。


“所以说啊———”

“北斗君要和我交往吗。”




杏拿着学生会审批通过的策划案一个教室一个教室的寻找着冰鹰北斗,经过3B时意外的见到了要找的人,正准备叫他出来的时候,突然看见日日树涉把冰鹰北斗按在课桌上接吻,这么刺激的画面差点让她尖叫出声,万幸的是两人都没有看见她站在门口。

“我说最近冰鹰君和日日树前辈关系怎么变得这么好……”

杏小声的念叨着,躬着身子快速的穿过了3B的教室。

策划案什么的,还是明天再给冰鹰君吧。


END。

注:油桐——情窦初开。












大片留白给您洗眼。
感谢看到这的您。

喜欢可以点个小红心或者关注或给我留个评论

欢迎找我唠嗑。

晚安。